燃文小说网 > 腹黑至尊:废材魔法师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大结局终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大结局终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book.com,最快更新腹黑至尊:废材魔法师 !

    “哎呀哎呀,这可如何是好?见到故人,你的态度就是这样的吗?”司徒闲一脸无奈。

    “菀卿,不要和他废话,我们一起上,还不行他一个人一只还未进化完全的畜生能招架得住!”

    东方初阳早已不耐烦了,“飞雪,你别拦住我,快让开!”

    冥铭坚定地和东方初阳一个德行,此时看到莫菀卿更兴奋了。

    “那好,那就让我们一起迎敌,取了这死男人的性命!”

    莫菀卿举剑,气壮山河!

    慕容咂舌:“这女人不是疯了吧!”

    安平家主边打边捉急呼喊:“喂,你不要被这两个白痴影响了啊喂,不要硬拼啊!”

    不过这两人的呼喊瞬间被一阵吼叫淹没掉。

    嗷嗷,司徒闲身下的怪物赫然动了,也正意味着进化完全。

    怪物原本丑陋不堪甚至一些地方还露出森森白骨的地方长出新的躯体,这暗黑的鳞甲和宛如长矛一样的骨刺无不昭示着这是一条龙,货真价实的具有龙威的西方的恶龙。

    怪物已经是如此强悍的存在,更别说它的头上还顶着一个实力不知深浅但绝对不弱的司徒闲。

    不好,安平灵泽大惊,之前若说之前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现在几乎只有百分之一了,也就是说,除了奇迹,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好方法可以取得这场战役的胜利了。

    他可不是那两个嗷嗷叫没有脑子只会一味向前冲的白痴啊!

    “菀卿,你不能……”

    安平灵泽正想劝阻莫菀卿不要被那两个的白痴气势给感染了,却听到轻轻的一句如同羽毛一样轻盈的话语。

    “请你务必救出我娘亲,小凰会帮助你,这里没你事,你可以走了!”

    安平灵泽还未细细品味这句话的意思,少女已离他远去,而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仿若什么东西抽离了他的身体。

    对着安平灵泽掉下去的方向,莫菀卿在心里说了一句:“对不起!”对不起,我最后还利用了你的爱。

    阴阳两极同时在一个人的身体里出现的时候,莫菀卿便掌握了分离力量的方法,原本的四大神兽就是她的随从,所以她从安平灵泽身体中分离出他的白虎传承可以说是得心应手。

    用同样的方法,冥铭的玄武传承之力,飞雪的朱雀,东方初阳的青龙,四个圆圈分别呈白色,棕色、红色和青色的能量小球蓦然撞进莫菀卿的身体里,一瞬间莫菀卿的脸色惨白。

    “莫菀卿,你这个混蛋!”东方初阳跌下去的时候不由得大骂,曾经谦谦公子的形象在他身上再也找不到。

    飞雪扯住东方初阳,使劲将头埋在他不算厚实的怀抱里,染湿了他前胸的一大片衣襟。

    冥铭心中细小的声音在叫嚣,菀卿,你这个坏人,冥铭以后再也不会再相信你的话了。

    骤然从莫菀卿身体里出现七颗珠子,这正是在天翔大陆之上一直辅助莫菀卿升级的天灵珠,赤橙黄绿青蓝紫,一个颜色也不少,齐刷刷地摆出来,像似从未有过的整齐。

    安平家主现在发现他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别人不知道这七灵珠的来历,他可知道,这七颗珠子真正发挥出的力量或许比阴阳两极的力量还要强大,能得到其中一颗便要经历许多艰险,更别提这些珠子已经在大陆上消失上千年了,而今,不但一起出现了,还让一个刚出世没多久的小女娃给搜集齐了。

    之前或许有一丝疑虑,可现在,安平家主是真的相信会有奇迹发生的。

    双方的底牌都亮出来了,面对七颗珠子环绕光暗两分的少女,无视她身边足以压倒一座城池的灵压,司徒闲琥珀色的眸子暗沉了些,用脚随意踢了踢脚下的大脑袋,“暴龙!”

    你丫绝对是临时起的名字吧!这么没水准的名字亏你取得出来!

    事实证明名字不重要,管用就行!

    司徒闲腾空而起,暴龙直直朝莫菀卿撞了过去。

    “时空两分!”

    荣成墨倾等这一刻已久。

    你们一个个也太不将爷放在眼里了,你当爷是吃白饭的吗?

    司徒闲的眸子浮现一丝血色,印倒在荣成墨倾的紫眸里,双方后退一步,唇边紫色的血液流下,荣成墨倾再看莫菀卿,她四周笼罩着一层透明的屏障,是那只丑陋的龙暂时无法超越的,这样便足矣!

    “老大要发飙了!”夜现身出来就是为了说着一句,而后马上隐匿起来,差点没把慕容家主气疯,这真是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恩,是真的!”魅添了一句。

    这样,司徒闲双手结印,暴风一般的气势在他的手中凝聚,这便是真正的绝杀!真可谓风云变色,天地黑暗,慕容家主等人被这无止尽带着灵气的狂风刮了站不住脚。

    夜和魅也不多做纠缠,赶紧退到几十公里以外的安全地带,因为他们可是清楚地知道这里不久之后便会片草不生!

    与此同时,莫菀卿一口鲜血喷在珠子上,她源源不断的灵力已经被抽干了,阴阳两极的力量宛如一轮太阳般耀眼,不顾四周的黑暗,直冲而去。

    这一刻,光与暗发生碰撞,激起无数微小的能量源,神之国度如今不是一片繁华的土地,而是一片人间地狱,相信很多人都不会想回想起当初在神之国度发生的一切。

    安平灵泽无视这个脸色像白纸一样的女孩恨瞪他的样子,原来灵之七兵卫还是有自己的感情的嘛!他还以为都是没有情感的杀人机器呢!

    更近地逼近挟持少年的丹田,果然看到女孩眼底的紧张又多了一分。

    那边的灵力一阵一阵地波及过来,他无能为力,现在能做的不过如此而已。

    “这样,我数一二三,我们各自放人,如果你不同意或者耍诈,我有数百种方法让这个人生不如死!”

    一!女孩的睫毛骤然颤抖一下。

    二!双拳握紧又放开!

    三!

    原来他们一直估计错误,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想用他所有的力量来一场较量,西方恶龙的召唤以及阴阳两极力量的争夺不过是这男人布下的障眼法!

    他真正的目的是!

    两股力量的碰撞并没有如同预料的一样相互抵抗,甚至消失!

    司徒闲在空中划出了一道血痕!

    层层雾霭的天空出现了裂痕,阵阵的念咒声中,召唤出来的恶龙还有无数等级不一的灵体化作星星点点全部注入裂缝中,裂缝张开得更大了。

    司徒闲脸色苍白,但他的语气却无比温柔,像似梦呓:“我之前所有的理想都是为了你,我总想着,如何能到一个只有我们的世界里去,而今,我终于实现了这个梦想!”

    他打开的是通往异世界的空间隧道,那个从未有人甚至各个大陆的神都探索不了的那个空间!

    这个人就是个疯子!

    要是莫菀卿此刻是清醒的,她估计会跳起来大骂,你这个丧心病狂的疯子,要想死别拉着老娘一起,老娘还年轻,还有大把的青春挥霍,再说殉情也不会找你这个五官都长错了的。

    可惜力量耗尽的莫菀卿永无替自己伸冤的机会了,司徒闲一举拉住她便进了裂缝。

    眨眼间,事情发生成这个样子,这是谁也预料不到的。

    裂缝恢复成天空的瞬间,一只手撑住了边缘,仅凭个人之力将它撑开到一人大小。

    之前已经够令人震惊的了,可是现在这个,表示表达无能!

    本来很有悬念的落幕随着当事人接二连三的消失,逐渐恢复到之前的状态,恢复正常的天空仿佛在嘲笑他们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幻觉。

    “穿越!”飞雪脑海中突然就浮现出这两个字,不过一般的穿越是一个时空穿到另外一个时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莫名其妙地被人扯进一个虚幻的时空之中,看众人的表情,谁都知道那不是一个好去处啊!

    “菀卿!菀卿!”失去了传承之力但本身灵力尚存的东方初阳撞破南墙也只伸手探到一片虚无,他难以想象那个神户一般的女孩就这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而且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飞雪,你能体会的我现在的感受么?”

    飞雪一句话也没有说,展开双臂将这个脆弱的少年拥进了怀里,不止是你,我们大家都很沉痛,这个没有责任心的少女不顾我们的意愿将我们扯进这样一场关于世纪存亡的纠纷里,更不顾我们的意愿又强行将我们踢了出去,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她更可恶的人了,可是我们仍要坚强地活下去,没有我们这些人,如何能证明她神话一般的存在呢?

    “呜哇呜啊!菀卿,你是个大骗子,你明明说你会平安无事地下来的!呜啊!”

    冥铭都快耗尽他毕生的眼泪了,要不是这个女孩,他可能还会是那个一点勇气都没有的胆小鬼,在不知哪个阴暗角落像老鼠一样地生存着,可是现在她不见了,再也找不到了,他如今能去跟随谁?

    “徒弟!你别哭啊!或许那死丫头还没死呢!进入那异空间并不是说她死了对不对,而且老头子我相信,只有那丫头没死,凭她的本事,再加上后面那个都快殉情进去的小子。想回来很容易的!”

    慕容老头子平生最不会哄人了,但为了自家宝贝徒弟,不会也得回啊!而且他也希望那丫头能回来,与其说在安慰自家的徒弟还不如说在给自家打劲。

    局势已定,沉沉的雾霭像似没有存在过一般,好久没有见的阳光又开始照耀着神之国度的土地,惊恐未定的寻常百姓开始抬起头来,听着来自上面的指导。

    东方家主到底还是被找到了,东方玉还是没有恨得下这颗心。

    安平灵泽扶着看似脆弱还实际意志特别坚强的凤轩倾城来到灵堡的时候,凤轩明修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他再也不会让他的妻子离开他了。

    每当这一刻发生的时候,丑丑和小凰皆静默在一旁,他们的主人虽然时不时地以欺负他们为乐,而且还要派他们做各种苦役,可是她走了,世间之人谁还有资格作他们的主人,谁能知道在她玩世不恭的外在形象有一颗无比善良的心灵。

    要不是丑丑和小凰活的好好的,凤轩倾城几乎认为她都要失去这个唯一的女儿了,大家也会失去那份等待的勇气。

    可是那两个人到底去了哪儿?

    二十一世纪C城市中心最高的一座楼上,一个绝美的女子迎着透明的玻璃而立,她的长发飘逸青春,可那双眸子却透露出危险。

    她正是莫菀卿,当时荣成墨倾和司徒闲的灵气错乱影响了时空隧道的准确性,她利用她仅有的混沌之气改变了降落的地点,没想到,昏迷醒来,居然到了二十一世纪。

    一切都没有太大变化,想来夏史杰的那场谋杀,不过是背着所有人在暗中进行,并没有让众人知晓。

    流御组织发展良好,这里没有斗气也没有魔法,有的只是现代性武器和超强的身手,这里也没有空间转换和起死回生的神药,有的只有现代性医疗设备和符合科学的交通工具,这里更没有……这里和那里一点也不一样。

    “菀卿姐 ̄”随着一句千回北转要将人身上所有鸡皮疙瘩煽动起来的呼唤,莫菀卿明智地朝旁迅速迈出一步。

    啪!身后的不明物体像苍蝇一样趴在玻璃上,许久才滑下来,刺耳的拖动声,莫菀卿嫌弃地掏掏耳朵。

    王朝倒在地上欲哭无泪,拜托,是你造成的诶!居然还嫌弃!

    “什么事?”

    嘀咕自己怎么跟上这么一个主子的王朝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本分,拿出藏在自己胸前的画像,指着上面的人,委屈至极地道:“老大,并非小的没有认真办事啊!而是老大你给的任务越来越刻薄了,此人只因天上上有,你说让我拿着一张神仙的画像到凡界去找人,这不是缘木求鱼吗?今天,已经不知道有几个人骂我神经病了……”

    神仙么?莫菀卿细细用手摩擦着这张画卷,画卷上的人一头紫发及踝,紫色的眸子流光溢彩仿佛要将人吸进去。

    马汉一脚将碍事的王朝踢走,都告诉他多少次了,主子这次回来好像受了什么刺激,和从前不大一样了,叫他说话小心点,结果这家伙还是没有长心啊!莫菀卿此刻这种落寞的眼神,也不知几次见了,他每看一次心里仍会刺痛一次,收起那些不该有的情绪,马汉上前禀告:“主子,你回来要求的时光机器现在正在研制中,至于具体成功的时间,恐怕……”

    “知道了!”

    莫菀卿收起画卷,仍想起他们当时的情况,荣成墨倾,只要你未曾淹没在宇宙的尘埃里,我莫菀卿一定会有办法将你找出来。

    “不是,老大,我多嘴问一句,你都经历过什么啊!你这里还正常吗?”王朝忍了很久还是忍不住了,他手指的地方正是他的脑袋,要以他的思维来看,这刚回来又是找人又是研制时光机器,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法还是以前那个极度理智的老大所为吗?

    本来他以为找人要正常点,可如今看来,也不太正常啊!还不如造时光机器呢!至少不会被满大街的人认为是神经病,甚至还有好几个人好心帮他拨打神经病院电话,说多了都是泪啊!

    莫菀卿冷冷的眼光一扫过来,王朝硬生生地将满肚子的话咽了下去。

    “主子,还有一件事!M国上方最近报道似乎有东方的龙在首都天空出现!”

    “哈哈哈,马汉,你说笑呢!这种虚假的挣收视率的科技怪谈就不要给高智商的老大了好吗?你当我们老大是白痴吗?会信这种小儿科的东西!”王朝无比兴奋啊!同行二十余年,他终于找到机会吐槽这个面瘫脸了,叫你经常毒舌腹黑,叫你硬板着一张面瘫脸,老大,骂他吧骂他吧!

    之感觉一阵风闪过,面前的老大不见了,老远一句话,“我要M国的飞机票,越快越好!”

    王朝愣住了,他都快觉得自己听不懂中文了,老大这是被忽悠过去了。

    马汉不给面子地很踹王朝一脚,走了。

    由于私人直升机暂时回不来,莫菀卿只得坐在头等舱远渡还要那头的M国,很快就能见到你了吧!墨倾,对吗?心里的渴望早已超越了距离,莫菀卿现在只恨小凰没在这里,还得硬坐着这种速度堪比一只一星灵兽的破飞机。

    “莫小姐!你还认识我吗?”

    低沉的声音响彻在莫菀卿耳边,莫菀卿将面前这个张得像路人甲身高像路人甲还硬装出一副黑帮老大的人打量了一下,摇摇头,她要是认识这种人真是降低了她的品味。

    上机不过十几分种时间,他能将王朝马汉制住,能将整个飞机的乘客和驾驶员制住,也不能不说有几分本事,但这几分本事也只能让莫菀卿在他身上停留不超过一分钟的时间,仅此而已。

    不认识!土匪老子瞬间抓狂,他毫无绅士风度一把揪起莫菀卿的衣领,一边无比愤怒地吼:“就是你这个贱人,让我爸入狱身亡,让我们本来C市首富的声望瞬间沦为泡影,你害得我家破人亡不说,更让我过尽了被人践踏的小贱日子,你现在竟然还敢说不认识我!”

    看着面前这种因为扭曲更恶心的脸,莫菀卿总算想起来了,这不过是之前她搞到的C市最大的贪官的儿子,不过那贪官她都记不得模样了何来他儿子,跳梁小丑而已,不过这些恶心的小蚂蚁确实影响到了她见某人的心情,她也不介意动手清理干净。

    “贱人!死都算便宜你的,现在我要让你生不如死!这模样,这身子,”土匪开始奸笑着伙同一对手下逼近看起来柔弱可期的莫菀卿,见莫菀卿没什么动作,脸上奸笑更甚,是流御组织第一金牌杀手又怎样?中了药不过是男人的玩物。

    “主子!”

    “老大!”

    王朝马汉拼命挣脱,不过仍然没有抵得过中了药之后绵软的身子,谁能想到那药会在空姐发的口香糖里。

    一瞬间的功夫,围过来的男人数声惨叫,均捂住下体蜷缩在地上,莫菀卿目光冷冷,她根本没有中药,不可能,土匪开始觉得有些事超出了自己的预计,不过他没有惊慌,开始冷静地思考应对之策。

    机身一个颤抖,四周喧哗声起,土匪枪啪摔在桌子上:“吵毛线吵,都TM给老子闭嘴,谁再吵我就崩了谁?”

    “老大!”一个小兵偷偷扯土匪的袖子。

    “扯什么扯,我TM先毙了你!”

    “不是,窗外!”

    不看还好,一看,整个飞机上的人都吓呆了,你确定这不是什么风筝折射反射之类的光学现象糊弄人用的,在这窗子外面的,穿云吐雾的,是真正的东方巨龙,龙头站立一人,紫发紫眸,纤尘不染,彷如谪仙。

    “墨倾!”轻轻唤出两字,晶莹的泪水就这样掉了下来。

    登机门被无声无息地打开,在场的人谁也不敢出声,谁也不敢阻止,任凭那龙头上的仙人一步一步地踏入了凡间。

    此时不做,更待何时,土匪不愧是大事件的策划人,深刻地把握住了此刻的机会,消音的手枪只对莫菀卿射出,除非是大罗神仙,否则谁也别想救这个贱人,反正他也是要死的人了,也要拖着最恨的人下地狱才甘心啊!

    脱离的钳制的马汉一个肘击,还是没能挽救子弹的进度。

    大家的眼睛都不敢看血腥的一幕,可是奇迹发生了,没人看的那个谪仙般的男子如何移动的,再次看时,雪白无痕的手展开,一枚子弹落地。

    这绝对不是人能干出的事情!

    在场众人再次吓呆。

    而莫菀卿的眉头却是紧紧地皱起来,这些小毛虫一二再再而三地打破她相聚的甜蜜时刻,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除了为首的土匪莫菀卿决定让他身不如死之外,其余人皆化作了天上的流星,想如果能活下来的话,恐怕只有靠奇迹了。

    一场危机就这样过去了,驾驶员战战兢兢地开着飞机,为自己逃出升天而庆幸。

    “马汉,我做了一个梦,算了,不说了,你肯定会骂我神经病!”

    马汉则给了王朝一个“你自己知道就好的眼神”,其实他何尝不是呢!这恐怕是因为他们太想主子了吧!可是如果梦境都能像这般真实,纵使再荒谬,他也仍希望午夜时分能多梦几回。

    浩瀚的云海,荣成墨倾拥着莫菀卿坐在五爪金龙的龙头上,龙眼不满地瞪一眼莫菀卿,莫菀卿又毫不示弱地瞪回去。荣成墨倾装作没有看见他们之间的小互动,将莫菀卿拥得更紧了,紫色的发丝和黑色的发丝纠缠在一起,寸寸印着他们纠缠不清的前世今生。

    “墨倾。你今后有什么计划啊?”

    “什么也没有,能陪伴在你身边,足矣,菀卿你呢?”

    没有预料中的回答,莫菀卿嘟着嘴,还是决定她亲自教导好了。

    “墨倾,你想没想过以后要几个孩子呢?要孩子的话似乎还有些事情没做对不对?今天天色尚早,要不就顺便做了吧!”

    随着莫菀卿的问话一个接一个,荣成墨倾的耳根越来越红,五爪金龙的航行也越来越不稳。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才多久没见,自家的妻子就变成了这幅德行,当初他千方百计想要拐骗的纯洁小姑娘到哪里去了。

    黄昏温润如玉的天空,一只宛如龙一样的生物像喝醉酒一样摇摇晃晃地飘荡在五彩的天空,某女邪肆的笑声宛如夜幕的魔咒,经久不息。

    全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