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总裁,情深不浅! > 第七十七章,心肝宝贝

第七十七章,心肝宝贝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book.com,最快更新总裁,情深不浅! !

    江燕森心头恼火,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不能控制眼前的这个男人了,同样也觉得自己此刻被他凌驾着,他眸色一寸一寸地冷下去,最后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就笑了一声,一字一句地说:“虞美人回来了,她没有来找你么?”

    果然是不出他的意外,那张万年都难得看到一丝波动的俊美脸颊此刻有了明显的变化,江燕森看着他脸色一点一点的黑下去,眸光之中一闪而过一丝类似凶狠的表情,他心头大悦起来。

    “这块地皮的事情,既然你不肯妥协,那我会找父亲出面。”两兄弟到了这一刻似乎是连虚情假意都懒得再摆在脸上,江燕森每一个字都是带刺的,“燕回,我劝你还是好好想一想,否则真的惹怒了父亲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哦对了,你母亲最近还好么?”

    江燕回死死地盯着他片刻,最后不过冷笑一声,“活着的人肯定是比死了的人要好很多,至少活着的人可以看到这个世界美好的一面,不过死了的人,肯定是要在阴曹地府受罪。大哥,你说我说的对么?”

    偌大的办公室瞬间就阴冷了下来。

    燕森虞去头。江燕森看着他云淡风轻地说着这样狠的话,那眼底的愤怒早就已经被挑衅所取代,他知道,他在挑衅自己——

    黑色西装下面的身躯都是紧绷着的,他需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克制自己不当场失控。因为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失控,他们两个人明争暗斗那么多年,谁先失控失去了风度,那么谁就输了……

    思及此,江燕森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慢慢地就笑了出来,只是眼底深处却是一片冰凉,“怎么你就没有听过,活着的人才是最痛苦的么?呵……你最近是不是一直都忙着折腾你的小女人,都忘记去看看你母亲了?多多关心关心她,一个人什么都不会说,但是不代表她不会想。”

    “多谢大哥关心。”

    这办公室里面的形势是剑拔弩张,而办公室外面的电梯口正好出来一个身材妙曼的女子,秘书还巍巍颤颤地等在门口,脸上满是紧张,一看到有女人来,她眉头蹙得更紧了一点,连忙上前拦住了思怡。

    “小姐,你找谁?”

    思怡想着自己上来的时候一路顺风,大概是江燕回打过招呼了,怎么走到了门口还有秘书拦着?

    不过她想这也是别人的工作,就客客气气地回答,“我找江燕回。”

    “不好意思,你有预约么?”

    “我……”

    思怡刚想要说什么,面前那扇紧闭的办公室大门忽然砰一声被人大力地推开,然后眼前一晃,就看到有个男人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

    她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来人的长相,面前的秘书就闪身拦在了她的面前,恭恭敬敬地对着男人弯腰,“大少爷。”

    大少爷……

    思怡心头微微一跳,越过秘书的肩膀看过去,果然是见到了江燕森。

    她想起来了,她见过这个男人一次,上一次和飘云还有启正在金座的门口就见过。不过上一次因为是晚上,也不过就是匆匆一瞥,看的不是很清楚,这一次倒是清楚多了。

    他长得俊秀,只是眉宇之间多了几分狠戾,给人一种难以靠近的冷漠感觉。

    大概是注意到了这边的视线,原本已经走到了电梯口的江燕森忽然停下了脚步,猛地转过身来——

    思怡正好盯着他的背影看的有些出神,被他凌厉的眸光一扫,她只觉得心头一颤,整个人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下意识地避开了他的视线。

    所以她自然没有看到,江燕森在看到她的下一秒,眸色瞬息万变,到了最后嘴角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然后才一声不吭地走进了电梯。

    压抑的感觉终于消失了,思怡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什么时候来的?”低沉的男声打断了她的思绪,思怡下意识地转过身去,就见江燕回不知道时候已经站在了办公室的门口,双手抱胸,斜斜地倚在了门沿上,一副风流倜谠的潇洒样,“看什么看得那么出神?”

    思怡看了一下四周,刚拦着她的秘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此刻这么一层楼也就他们两个人,她松下了心头的戒备,开口:“我刚到。”

    江燕回微微一笑,冲她侧了侧身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思怡看了他一眼,直接走进了办公室。

    这是她第一次来他的办公室,其实她也是第一次来江.氏,在A市赫赫有名的传媒大亨,江.氏集团涉及的区域很广泛,不过她自然也知道,江.氏一直都是江燕回的大哥在打理的,她还以为江燕回就是那种拿了钱整天花天酒地玩女人的男人,很意外他竟然还会有这么一个大气的办公室。

    “你故意让我来这里找你,就是为了让我来见识一下你的办公室?”随意地打量了一下,看得出来办公室被装修的时分考究,她也不是眼拙的人,哪里会区别不出来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

    江燕回很是意外她竟然会想到这么一层,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思思,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子说话很不给人面子?”

    “我需要给你什么面子?”

    江燕回觉得刚才被江燕森搅乱的心情瞬间就恢复了光明,一时间那种痞痞的样子又呈现在了脸上,说话的时候语气格外轻佻,“嗯,我差点忘了,你我现在都是自己人了,是不需要给什么面子那么见外。”

    “谁跟你自己人了?”思怡发现这人三句话就不会离本,顿时气得一跺脚,那样子却是掩盖不住地娇嗔,“江燕回,我跟你说了,你不能叫我思思,你耳聋了么?”

    “不叫思思那就叫宝贝。”

    “你可以叫我叶思怡。”

    “心肝也行啊。”

    “江燕回!”

    “嘘,你说你这个女人……”他猛地出手,一把就抱住了她,娇小的她在他的怀中顿时不安分地挣扎起来,他眸色却是一片柔和,牢牢地禁锢着她就是不肯松开丝毫,她越是动,他越是要俯身下去,最后那性感的薄唇贴着她敏感的耳垂,轻轻地咬着,“就不能温柔点么?不过,思思生气的时候也是这么的可爱动人。”

    思怡只觉得脖子肩膀处的肌肤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颤栗,敏感之极……四周围都是他的味道,浓烈的男性气息,她连忙伸手推开了他,硬是冷着脸对他说:“江燕回,你能不能自重点?我今天来找你不是和你谈天的,把这个签了。”

    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取出了那份协议,递到了他的面前,“这是我拟好的合约,你看一下,我已经签字了,你要是觉得没有问题的话,也在下面签个字,到时候每人那一份,这样就具备法律效率了。要是以后出了什么事情,也不会死无对证。”

    江燕回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也不伸手去接,半响过后才懒懒的发话,“这什么劳什子的合约,你觉得有必要签么?难不成有一天你要和我闹上了法庭,然后对薄公堂,对全世界的人说,我和你的关系就是为了阻止你母亲红杏出墙?”

    思怡面色陡然一白,唇线抿得紧紧的,他的话显然是触及到了她的底线,她脸色一冷顿时有些口不折言,“江燕回,你为什么每一次都要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动不动就说我妈红杏出墙,难道不可以是你爸他对我妈纠缠不清么?你爸他有什么好名声?声名狼藉的人,凭什么来破坏我的家庭?”

    “呵,歼夫淫.妇这种事情,你以为一个巴掌拍得响?”

    “你!你说谁是歼夫淫.妇?”

    江燕回看着她满脸的怒气,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话说中了她的痛处,可是他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说错的,这个本来就是事实。小三就是小三,出轨就是出轨,那原本就是丑陋不堪的东西,有必要刻意拿什么华丽的东西去包着么?就算包住了,最里面的东西还是会腐烂出来。

    他最讨厌的就是自欺欺人!

    转身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他叠起二郎腿,神色淡淡地看着她,“你说呢?需要我点名么?还是你以为我和你才是歼夫淫.妇?”

    思怡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她虽然知道这个男人说话没有轻重,也知道他从来都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之前和他的交谈之中她就知道了,他似乎和他父亲的关系也不是特别的好,可是不管怎么样,他怎么可以这么说话?12YG4。

    她狠狠地咬着唇,扬手就将手中的合约往他的脸上甩过去,轻飘飘的纸张顿时飞起来,落地无声,她的声音却是格外的冷硬,“你爱签不签,不签的话就拉到,我也不会勉强你,反正我一开始就不同意这个什么见鬼的合作关系。但是江燕回我要告诉你,子不言母子过,我们作为孩子的,不管父母做了多大的错事,那都是他们的事情。他们给了我们生命,我们就不应该去诋毁他们。就算他们真的做错了,我们也应该想办法去弥补,而不是在一旁肆意地羞辱!我原本以为你还有点良知,现在才觉得你根本就是目中无人!”

    这么一大段地话,她连口气都没有换,说完不再看他一眼,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江燕回看着她倔强的背影已经走到了办公室的大门口,他原本一动不动的身子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了上去。

    思怡的手已经碰到了门把,刚刚被她拉开了一点的大门忽然被人从后面用力地按住,门板发出砰一声闷响,下一秒她只觉得自己的肩膀被人用力地按住了,然后是整个身子一阵天旋地转,她的惊呼声还卡在喉咙口,眼前的俊美脸颊就已经被瞬间放大,唇被占据,她闷哼了一声,就感觉到了他灵活的舌尖肆意地探入了自己的唇齿间。

    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吻,这一次他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她整个人都狠狠地压在了门板上,身体几乎是被他揉地要变形了,全身都觉得疼,可是唇上才是最疼的。

    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在吻她,他是在发泄,带着某一种极度的不满,狠狠地在发泄。

    她呜呜地想要抗拒,只是那么点力气对于他来说实在是等于挠痒,他越来越过分,从最初带着惩罚性的吻开始慢的缠绵起来,到了最后一只手举高了她的双手过头顶,压在了门板上,另一只手用力地撤掉了她身上的衬衣——

    嗤啦一声,是薄薄的布料在空气中被撕破的声音,思怡觉得胸前一凉,下一秒陡然瞪大了眼睛,江燕回的手已经捏住了她胸前柔软,唇落在了她的锁骨上,那样敏感的地方,她整个人都忍不住轻轻地颤抖起来。

    “你……干什么?放开……不要……不要……放开我……”

    他置若罔闻,这一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要她。

    其实这个念头已经在他的脑海里盘踞了很久,之前一直都做着一个正人君子,好几次她就在自己的面前,他都没有对她出手,他想也不过就是少了那么一个借口而已。

    而现在……

    “你说得对,他们不是歼夫淫.妇,不如我们来做一对歼夫淫.妇怎么样?”一把就抱起了她,一手探到了她的胸前,唇却依旧是在她的脖子和耳畔间挑逗,“什么见鬼的合约有什么好签的?我江燕回从来都不做没有意义的事情,要来就来真枪实弹,我又不是不行。宝贝,你说是不是,嗯?”

    思怡想要说话,可是身体太烫了,耳边嗡嗡的,他好像是在说话,可是她听得不是那么清晰。所有的动作都跟随着他的支配,她全身都是软的,仅存的理智让她的口中还念念有词地说着——

    “不要……江燕回……你不要这样……放开……嗯……放开我……”

    他的身体也是出奇热,那声音含糊不清的,却偏偏又是满满的暧昧,“又不是第一次,这么抗拒做什么?一会儿你肯定会求着我要你的。宝贝,放松点,我会好好疼爱你,给你最好的。”

    他的手所到之处都能在她的身上燃起一团一团的火焰,她的力气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只能蜷缩着身子,躲避着他的触碰,可是不管她怎么躲,却总是躲不开……

    ~~~~~~~~~~~~~~歌月分割线~~~~~~~~~~~~~~

    醒来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思怡动了动身子,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疼的厉害,回忆像是潮.水一般,凶猛地扑面而来,她脸色瞬间变得通红,转过身去却是没有在床上发现其他的人。

    江燕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而她现在似乎是躺在一间房间里,窗栏被拉上了,遮住了外面的光线,连同床头的灯都没有被开启。

    她颤抖着双手用力地揪着自己胸前的薄被,全身都是紧绷着的,连同脚趾都是蜷缩着。

    不久之前的一幕一幕统统回到了她的脑海里,她从最初的抗拒到了最后的半推半就,她竟然在他的身下婉转承.欢,她竟然……竟然真的又一次和他……

    怎么会这样?

    怎么好好的就会这样?!

    涨红的脸颊慢慢地就惨白了下去,到了最后等到眼睛终于适应了黑暗,她这才慢慢地坐起身来,摸索着去开灯。

    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不是会自怨自弃的人,但是她绝对不会再和江燕回谈什么合作不合作的,她算是知道了,这个男人就是满嘴跑火车的,没有一句话是值得信任的!

    满室的光线瞬间被她点亮的时候,她看到了这个房间的布局,隐约一猜就知道这个肯定是他在办公室里面的一个小套房,里面的装修一样很精致,不过房间并不是很大,厚厚地地毯上面到处都是她的衣服。

    她颤抖着身子,慢慢地从地上将自己的衣服捡起来,然后一件一件地穿好,也不知道一个人坐在地上有多久,终于等到自己的情绪已经彻底平复下来之后,她才拧开.房门走了出去。

    没想到江燕回就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已经是晚上了,他对着办公室的落地窗口坐着,很是沉默地抽烟,空荡荡的办公室没有开灯,可是落地窗口却是有无数的灯光折射进来,打在了他的身上,那背影竟然会给人一种落寞的感觉。

    只是思怡这个时候是真的恨死了他,哪里还会想要和他说话,砰一声关上了门就大步朝着办公室的大门口跑去。

    江燕回听到了身后的声音就知道是她醒过来了,他随手就将半截烟捻灭在烟灰缸里,陡然起身已经看到了她娇小的身子飞快地冲出了大门口,他皱起眉头暗暗低咒了两声,拔腿就追了上去。

    终于是在电梯口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他将她整个人扳了过来,沉沉地反问:“你跑什么?”

    思怡挣扎不开,抬腿就往他的身上踢过去,他轻巧地避开了,她越发的恼火,硬是挣扎出一只手来,扬手就要往他的脸上扇过去一个耳光,手腕却是在半空中被他拽住,她气得眼眶都红了,“江燕回,你这个混蛋,你给我放手!放手!你竟然敢强.暴我,我要告你!我现在就去立案!”

    ——————

    2万字更新完毕!